x
首页>娱乐综合> 正文

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始末

时间:2020-06-18 15:39 来源:网络收集

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始末

山东省,城市,冠县,农家女,冒名顶替,大学,事件,始末,

引发社会关注。近日,山东陈春秀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引发社会关注。顶替者父母承认当年顶替别人上学的事实,但自称是由孩子舅妈办理,他们对具体顶替细节并不知情,舅妈在2004年孩子入学一个月左右便去世了。涉事高校山东理工大学承认入学审核不严。

2004年,山东省聊城市冠县高三学生陈春秀被人冒名顶替上了大学,16年后事情被媒体曝光,山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魏修亭称,在新生入学资格审查方面,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学校下发文件通知,然后由辅导员进行入学资格审查的初核工作。假如辅导员的工作不够细致,责任心不强的话,就有可能出现问题查不出来。

 

山东理工大学在了解到该情况后,立即对陈某某的学历启动了注销程序,学信网显示,注销时间为2020年6月9日。山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魏修亭:在新生入学资格审查方面,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学校发文件发通知、开会布置,然后由学院的相关专业辅导员进行入学资格审查的初核工作。一般来说,一个辅导员审核几百人的信息,假如这个辅导员的工作不够细致,责任心不强的话,就有可能出现问题查不出来。现在我们也在进行反思,一个是从审查的机制上进行反思,建立比较完善的机制,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,同时也得加大审核力度,多增加人手,最后在审查的过程中形成闭环。

2004年夏天,20岁的陈春秀参加高考,成绩过了专科线,报了三个志愿,但这一年直到天气转凉,她都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。随后,她抱着落榜的遗憾外出打工去了。

15年后,她已成家,家境好转,又重拾梦想参加了成人高考,考入曲阜师范大学。直到今年办理学籍,她才发现,学籍系统里有她当年的录取信息。

系统信息显示,“陈春秀”当年被山东理工大学录取了,在这所大学读了三年专科。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(简称“学信网”)上,陈春秀见到,系统里的那位“陈春秀”跟自己身份信息一致,只有照片不是自己的。

今年5月21日,陈春秀经老师提醒,第一次在学信网上查看学籍信息。当她输入身份证号后,学信网显示,她于2004年9月1日,曾在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(专科)入学,离校日期则为2007年7月1日。丈夫李俊伟跟她开玩笑:“你有大学毕业证了,还报什么成人高考啊。”
山东省,城市,冠县,农家女,冒名顶替,大学,事件,始末,

系统中那位陌生人,姓名、性别、民族、出生日期、身份证号都与陈春秀相符。

2004年高考,陈春秀填报的三个志愿里,前两个是上海的学校,最后一个正是山东理工大学。

李俊伟的姐姐李俊改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弟弟和弟媳当时立即怀疑“是不是被人顶替了”。他们先后到陈春秀就读过的冠县武训高中、冠县教育和体育局询问,得到的答复是,她的档案已经被调到了山东理工大学。

5月22日,李俊伟联系了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。4天后,山东理工大学的调查小组来到陈春秀家中。他们告诉陈春秀,她被人冒名顶替了。

该校还提供了一份陈春秀的“2004年普通高校招生考生电子档案”。这份档案中,所有的信息包括照片都是她本人的。档案显示,陈春秀的高考分数为546分(理工科),2004年山东省理工科的专科线为519分。

6月3日,山东理工大学在其官网发布一则“关于对陈春秀进行学历注销处理的公示”:“经过资料收集、学院联络核查和学校审核,我校2004级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学生陈春秀系冒名顶替入学,经学校校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,我校将按程序注销陈春秀学信网学历信息。”

教育部门一直存在对新生进行复查的规定。1990年,原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的《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》要求,新生入学后,学校应在三个月内按照招生规定进行复查。“复查不符合招生条件者,由学校区别情况予以处理,直到取消入学资格。凡属徇私舞弊者,一经查实,取消学籍,予以退回。情节恶劣的,须请有关部门查究。”

但是,山东理工大学显然没有查出“陈春秀”的资格问题。陈春秀曾对媒体介绍,山东理工大学给她的回复为:“当年都是靠肉眼看材料,这个顶替者材料比较全,做得最真,所以当年没有发现。”

2004年,陈春秀家里没有固定电话,也没有手机,她在填报志愿时写了自家的通信地址,留了邻居的电话号码。她一直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,也没听邻居说过接到过任何电话。

6月10日,媒体报道了陈春秀的遭遇。冠县当天的一份官方通报称,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责成县纪委监委、县公安局、县教育和体育局成立联合调查组。

次日,调查组通报,顶替者系该县某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。通报里称这位比陈春秀小两岁的冒名顶替者为“陈某某”。

联合调查组称,冒名顶替者原名“陈某某”,生于1986年,有两个身份证号码,其中一套身份信息因“无照片”于2012年8月8日被公安机关注销;另一套身份信息显示,陈某某曾将姓名改为与陈春秀同名,之后进入了山东理工大学。2007年毕业后,她进入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审计所工作。

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顶替者原名陈艳平,其父陈巨鹏曾在县商业局工作,离职后经营当地一家商贸公司,还与他人合伙开市政工程公司,在当地中标过多个政府工程项目,多为农村基建项目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多次拨打电话试图联系陈巨鹏,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。

李俊改告诉记者,就在6月10日媒体报道当晚,陈艳平一方通过中间人找到陈春秀的家人,希望“解决此事”。谈话中,中间人曾称,陈艳平的父亲通过中介花了2000元为女儿“买了个学籍”入学。

对这个说法,陈春秀的家人表示不能接受,“她连户籍都改了,一个中介能办成?”李俊改说,弟弟拒绝了对方。“不是说多少钱能给补偿的这个东西,人生能给补偿吗?花多少个2000元钱,能把一个人生买断吗?就希望对方光明正大地来道歉,对方始终也没消息、也没出面。”

他们很想知道,陈艳平是怎样顶替陈春秀进入大学的。“对方是怎么了解她的状况的?怎么把通知书截走的?档案怎么提走的?为什么同样顶替的都姓陈?这些都要弄清楚,讨一个公道。”李俊改说,得知自己被冒名顶替这件事后,陈春秀一直觉得自己很委屈,“就哭,哔啦哔啦掉眼泪。”

6月15日,冠县联合调查组披露,陈艳平的高考分数为303分(文科),比当年文科类专科分数线低了243分。
山东省,城市,冠县,农家女,冒名顶替,大学,事件,始末,

“新闻说是差200多分,她心理上又受不了。但凡是你自己学习考大学,你就会受不了被一个这样的人顶替了,多大的差距。”李俊改说。她说,弟弟和弟媳是初中同班同学。“我比他们高一届,中午经常和他们一起吃饭,她学习特别好,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第一第二。”

初中毕业后,陈春秀考入了当地的重点高中武训高中,“当时一个村也就一个两个”能够考入这所中学。家里决定,“既然孩子学习那么好,不让她上不就怪可惜了”。陈春秀的哥哥学习成绩不如她,父亲说,“谁学习好就让谁上”。她的哥哥没有读下去,一直在家务农。在李俊改看来,这在当时还是很少见的。

几年前,陈春秀的父亲因病被列入建档立卡的贫困户,到2018年终于脱贫,但现在年收入也只有8000多元。他表示,如果回到当年女儿能考上大学,“肯定砸锅卖铁也要让她上”。

但那年,陈春秀没有等到她梦想中的录取通知书。她在食品厂、电子厂做过工人,在拉面馆当过服务员,还当过收银员。

李俊改清楚地记得,陈春秀在电子厂工作时,饭钱要从工资里扣,她为了省钱,不舍得吃好的,体重掉到了80多斤。“如果不被人顶替,大学毕业的话,她不会是现在这个状况。”

结婚后,陈春秀回到冠县,当了一名合同制的幼儿园教师,月工资1000多元。工作之余,她一直保持学习的习惯。经过多年的奋斗,她和丈夫李俊伟在县城有了车子和房子。

“他知道媳妇一直有着上学的梦想,就说媳妇现在我供得起,想上学可以去考个成人高考,没想到就出了这么个事。”李俊改说。

山东省,城市,冠县,农家女,冒名顶替,大学,事件,始末,

人民视觉供图

据报道,陈艳平的舅舅张峰曾任烟庄乡(现烟庄街道办事处)党委书记,后调至冠县审计局,正在接受谈话。

记者注意到,张峰的确曾作为烟庄乡政府法定代表人出现在法院的裁判文书中。公开资料显示,张峰于2012年调任冠县审计局局长,2017年调任县住房和建设局局长。

6月16日,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向调查组核实此事,对方称,案件仍在调查中,将适时对外通报进展。冠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证实,调查组正在对张峰进行调查,“具体的信息得调查结束后调查组给我们反馈,我们再发布。”

冒名顶替者陈艳平已被烟庄街道办事处解除了聘用合同。根据通报,冠县纪委监委对她立案审查,并将她涉嫌违法线索移交公安机关。调查正在进行中。

“现在家人都在等着调查结果,也已经委托律师,后续会走正规的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事。”李俊改说,多年来,陈春秀一直渴望上大学,在自己两个孩子的教育上倾注了很多心血。“她说当年没考上大学,是被迫选择生活,希望孩子将来能够有自由选择生活工作的权利。”

李俊改代表这家人对记者表态:“我们无意去伤害另一个人的人生,就希望给自己的人生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山东省,城市,冠县,农家女,冒名顶替,大学,事件,始末,

网友耿向顺对此发表感想:

顶替上大学者居然拿一个已经不在世的人来顶包,称全是已经去世的舅妈办理的,好一个死无对证的甩锅,别以为把责任推到死人身上就能甩锅、逃脱干系,这不可能是一个人就能办好的事情,和她家全家及很多单位的工作人员都脱不了关系。

 

必须支持山东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起诉顶替者。顶替农家女上大学者的学历必须被注销,参与其中的人也必须彻查严惩,被顶替的农家女必须要得到一个交代和赔偿,让中间捣鬼的人付出应该有的代价,这绝对不是能私了的小事,而是一个人的人生被改写的大事件,更是一件代表社会公平公正、法律法规被亵渎的公共事件。

 

对于穷二代,平民二代来说,要想人生逆袭、阶层跨越,要么是重投胎,要么是中彩票(靠运气),要么是上学读书。上学读书、参加高考考上好大学,依然是最简单、最有效的、最可行去改变自己及家庭命运的途径。

 

因为被冒名顶替,出身于贫困农家的陈秋媛命运从此发生改变,人生命运被改写,本该有很好前途的一个人,踏上了漫长的打工生涯。

 

要是因为手上有点私权和财富就可以为所欲为、践踏改写他人的人生,那公平公正何在,法理法规何在?

 

而现在,顶替者盗用了陈秋媛的“人生”,被改变了命运,这样的操作,需要打通诸多关节,很可能存在不为人所知的猫腻,乃至某种灰色的利益链,必须深究并严惩不贷。

 

必须妥善处理,包含三个层面:追责,善后,预防。

 

目前冒名顶替者已经被发现,学历也将注销,接下来,暗箱操作的链条上还有哪些人,该担何责,无疑需要一查到底,揪出所有人。

 

等查清真相之后,如何慰藉被“冒名者”的人生,同样不能没个说法。每一起冒名顶替案,背后都是姓名权、受教育权的被侵犯,以及被顶替者可能面临的诸多尴尬乃至人生命运的改写,这种损失巨大却无法量化,是难以用钱来赔偿的,是一辈子难以释怀的痛。

 

陈秋媛事件并不是个例,可能曾经还发生过无数次,寒门子弟就这样被欺压,因冒名顶替造成的恶果,不该让她独自承担,侵权者、过失方也该对其进行应有补偿和道歉。

 

希望这样的事,再也不要发生!!

 

耿向顺

2020.6.18
山东省,城市,冠县,农家女,冒名顶替,大学,事件,始末,

分享到: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